外围对冲体彩,刘国辉:画生命 画人生

阅读次数:3774 发布日期:2020-01-09 08:53:15


外围对冲体彩,刘国辉:画生命 画人生

外围对冲体彩,《思念》

有一种痛,

不能写,

一落纸,

就浅了。

于是,

我把它锁在心里,

我乐意。

在那儿,

只有在那儿,

娘还和我在一起。

于我,

画画是兴趣,

是“衣食谋”,

是报效社会的能力……

不论是“翻江倒海”,

还是“光风霁月”,

生活,

因她,

而变得有“形”有“色”。

如今,

那份沉重已渐渐卸去,

曾经的激越化作了绵长,

成了我另一个“老伴”。

此生,

注定要与她不离不弃、

结伴而行,

走向生命的远处。

这是一种福分,

感谢上苍厚爱,

时代祐我。

——摘自刘国辉《中国美术馆展览前言》

刘国辉,中国画学会副会长、俄罗斯列宾美术学院名誉教授、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国家人事部“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文化部“优秀专家”。

获“法兰西功勋和贡献奖”;曾任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系系主任、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委会副主任、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专著有《水墨人物画探》等二十余种。

画了几十年的画,概而言之,“形”“神”而已。

如果说“人物画”是一筐水果,那么,我执意的是那只苹果、香蕉, 或是梨头。

一个甲子又一轮,也算小有了年岁。本命年,选几张画办个画展,在北京。 会会新朋老友,听听同行絮叨,不为别的,只是一种生活的“绿”。

于我,画画是兴趣,是“衣食谋”,是报效社会的能力…。

不论是“翻江倒海”,还是“光风霁月”,生活,因她,而变得有“形”有“色”。

如今,那份沉重已渐渐卸去,曾经的激越化作了绵长,成了我另一个“老伴”。

此生,注定要与她不离不弃、结伴而行,走向生命的远处。

感谢上苍厚爱,这是一种福份,时代祐我。

今天,我们相邀在这里,下一个龙年,我还在这里等候,不见不散,谁也不能缺席。

“不亦乐乎”? “不亦君子乎”!——刘国辉

《寺庙里排队的姑娘》 2011年 刘国辉

佛在心中,阳光洒在脸上。

《花儿》 2015年 刘国辉

一新传来美照,诱我前去写生,人儿实在美丽,随手将其画了。

《媳妇》 2011年 刘国辉

愿天下家庭都和睦幸福。

《天籁》 2015年 刘国辉

降央卓玛的歌,让人心醉,质朴,淳厚,上天入地的自在。那声音的美度,有着视觉,触觉,味觉的通感,我感叹,无法把这天籁之声留在纸上。

《姐妹》 2017年 刘国辉

几多中 梦醒,浓情天涯隔,

一宗伟业,千载言说。

《酒店里的年夜饭》 2017年 刘国辉

小时候,一年中最好吃的那顿饭,就是年夜饭,而现在,不是了……

《小雨》 2015年 刘国辉

朴树唱着——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

青春有了惆怅,有了苦涩,才有了美的体量。

《何香凝》 2017年 刘国辉

头颅别在腰里,命拿在手中,一代豪杰,只为了今天。

一部分人先富了,不几天,另一部分人,也要富,您开怀笑吧,九泉下。

《茉莉花》 1981年 刘国辉

一张旧画。画者倍加珍爱,因为它预示着一个多舛人生的再生。画是根据一张美人照移植的,但这并不妨碍,画者在这里深埋着的灵魂的企盼。这回眸一瞥,这馨香一瓣,语言在这里显得苍白。抑扬顿挫、干湿浓淡、从来都不是画的主题,人物画画的是人生,画的是生命。

《长得很卡通的漂亮姑娘》 2016年 刘国辉

容颜姣好,别有意味。秀鼻阔绰,散漫了星眼浅眉,时作欢愉状,快乐似神仙。蓦地,略似匹诺曹,戏作是图,记其趣。

《摄像师》 2016年 刘国辉

一架机器,一美妞。

一袭缁衣走江湖。

《面店老板娘》 2015年 刘国辉

我爱吃面,建武亦然,可谓面友,每有好面即邀我前往,小街转角,松散着一溜长队,浅漾出一种心甘情愿的安祥,为一碗面。

《萨拉萨蒂的回响》 2011年 刘国辉

琴弦的旋律,掀起墨浪涌动。

《美甲师》 2016年 刘国辉

美了别人,自己也美着。

神来

——林墉眼中的刘国辉

刘国辉是个才子,真才子,大才子.是个真能驾驭笔墨的高手。是个真有能力的大师,是个充满情趣的高人,是个中中正正的直士。  

在画界一群中,少了他一个,总觉遗憾.他不多说,但说几句,很有分量。他眼中心中,有高傲一格,天生独高,胆识过人,叫人佩服!

刘国辉最早步入的是连环画,前后约有七、八本之多,以四年约算,大约一年一本多,本本有特点,技巧独步猛进。他的“耕云记”“无穷的水源”等,一下子叫人认识了刘国辉.其时人手一书,名气逼人。我一直以为,刘国辉早年的连环画实践,铸就了他绘画的模式,一个结实的模式,一个生动的模式,一个活泼的模式,这个模式成就了刘国辉一生的沉实的风格。

刘国辉一生的作品,体现了他的动情,这种动情是“入骨”的情,无可比义的“入骨”。绘画这件事,模式多多,倘能“入骨”,并非易事,刘国辉是用血汗来铸就他的作品。

造型的风格,本身就是自己的风格,风格不能共有,风格要练就,风格无可讨论。刘国辉的造型就是他自己的风格。

刘国辉是唯美者,一生为美而活,为美而生。美的生命坚强不息唯美情结构成他一生。如今时兴独丑,一味自丑,丑到无可再丑,实在叫人伤心。好在刘国辉一生唯美,无美不乐,为美生活,先前有一群,如今有一群,未来必有一群,为美独行!

刘国辉一生,满满神韵,跃跃神动。画画这件事,有神无神,差之千里。无神之画,形而已.有神之画,能动能笑能走能行,气足心活,形未满,神已来,凡画忌无神。百百求形,唯欠一神,神已来之,欠之一二,也无妨矣。刘国辉画,神韵一足,鸟声四瘖,春雷地动!

刘国辉的画,生就柔美,如乐如花,笔笔飘动,云来雨落,江南三月,和合含春。刘国辉的柔美,与他的风骨天生一格,无左难成右,无右何来左!刘国辉在刚柔之间如鱼得水,一派风光,难得的正是这“刚柔”之间!

刘国辉的画一直在传统与创新之间,拍板得力,合而有成。所谓传统,就是前人的成就的再现,把以前的认可,如今就叫为传统。而所谓的创新,就是今人未见的再现。刘国辉早就有这个铁定,能为前人好,也为今人叫好,这是能为大成的大气!

刘国辉这人,中中正正,傲骨直立,是横就横,是直就直,无姑且,十分认真。为人画画,冷笔铁心,也因如是,并无门庭如市。刘国辉衣着清整,无狂无妄,正气云天,风骨精神,大美一格。

几十年来,时时看到刘国辉,谈谈说说,乐而忘怀,笑而无忌。哥们呼为“刘美人”,以“吴人”訛为“美人”。但,他实实在在是美男子,心美人美。心历漫漫,形神如故,老天有眼!

我忘不了刘国辉!

神来!神来!

万博manbet手机